2008年6月19日星期四

《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多难何以兴邦?



多难何以兴邦
《南方周末》编辑部
发布时间:2008-6-5 12:55:50

来源:南方周末




多难可以兴邦。但如果我们不能将过去灾难中的教训变成今天救灾中的经验,不能将今天灾难中的教训变成明天救灾中的经验,多一次灾难,我们的国家和人民只会 多一次痛苦。若想祸福相依的古老哲学,福佑我们这个灾难重重的国家,就须在伤口尚未愈合的当下,以对自然的敬畏之心,检讨灾难中的得失,赢得下一次灾难降 临时的主动。

我们必须承认,在人与自然不知伊于胡底的战争中,我们多数时候是弱小的一方,人定胜天迄今仍是一个不曾完全实现的梦想。征服灾难的漫漫征途中,改进人与自然博弈的技术细节,迫在眉睫。

行走地震灾区的日子里,我们反复感受到过去一次次灾难的教训之于抗震救灾的意义。孩子复课的朗朗书声有助于人心的安定,这主要借鉴唐山大地震的经验教训。 地震中无法使用的绵阳火车站,快速复制了一个堪以应急的室外候车区,这主要借鉴年初雪灾的教训。绵阳垃圾处理厂看管焚烧炉的工人,都知道如何避免医疗垃 圾,则主要得益于SARS疫情过后的制度安排。

任何一个不怀偏见的见证者,都会承认本次大地震中国家救灾、民间救援的突出表现。同样,任何一个理性的人,都会正视只能事后诸葛的失误,哪怕这些失误相对于我们的成就微不足道,我们仍须在救灾之后细心检点。

灾难中的个人破产已在少数灾民身上成为现实,而我们的法律还不允许个人破产免债。核销灾民呆账的通知,只是一事一议的行政手段,且对那些民间借贷无能为力。我们期待个人破产法的酝酿,能为未来可能出现的一贫如洗身体残缺的灾民,卸下他们终生难还的债务。

灾难中,我们看到紧急状态下的紧急措施,控制了混乱的局面,缩短了挽救生命的时间。它们在我们有限的观察中,是有效的,合乎情理的。我们渴望一部规范紧急状态下国家行为和个人行为的法律,厘清灾难中可为与不可为、权力与权利的边界。

2008年6月3日星期二

地震后“临时政府”北川样本分析

<![CDATA[
2008年06月02日 17:19新京报





北川县一些乡政府在帐篷内设立了临时党支部办公点方便灾民查询情况。







北川县法院在安昌镇的空地搭起帐篷办公。








在天龙宾馆边上的门面房里北川县专门成立了失踪人口登记处。





- 核心提示



5月17日,震后第五天,一个独立的北川抗震救灾指挥部成立。在特殊时期,这个临时政府需要面对的棘手处境是,行政系统完全崩溃,人心极度涣散,大量请求支援工作急需开展。



怎样的政府形态,才能渡过这一难关?



北川县便提供了这样一个临时政府样本。用县委书记宋明的话说就是“坚持民主集中制,但是更集中一点”。



他们认为,灾后局势需要一个高效政府,只有那样,政府才能迅速安抚人心,恢复规则,开展重建。



宋明穿着一件救援部队送的迷彩汗衫,表情严峻,自从地震发生后,这名北川县委书记变得更像位军人。他说,“地震灾害发生的同时,就是战斗号令的吹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