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0日星期一

关于“无神论”的一些讨论

定义


无神论是认为神灵不存在或者不接受有神论的一种哲学思想和立场,广义上则是对神存在缺乏相信的思想的总和。无神论并没有统一的哲学思想,例如一些无神论者可能完全否定任何超自然事物,但一些无神论者可能相信诸如占星术等伪科学。无神论经常同反神论(或反有神论)相混淆,前者是拒绝相信有神论,而后者是直接明确反对有神论。

区分


1、史密斯创造了隐无神论一词表示“缺乏信仰但并非有意抵制”,同时也创造了显无神论指代“对自己的不信仰有明确意识”。

2、强无神论清楚的定义神不存在。弱无神论则包含了所有形式的非有神论。

3、实用主义无神论

在实用,或称实用主义无神论体系中(又称远神论),个人的生活不受神灵的影响,对日常现象的解释也不用借助神学。但神的存在并未遭到直接否认,而仅仅被认为无需考虑;在这种观点下,神既不为个人生活提供目标,也不影响个人的日常生活。 对科学界造成影响的一种实用无神论叫做方法论自然主义—即“无论是否全然接收与认可,对科学方法内的哲学自然主义的接纳和假设。”

4、理论主义无神论

理论主义无神论要求清晰的提出神不存在的证明,以回应诸如目的论论证与帕斯卡的赌博一类神存在的论证。否认神存在的论据有很多种,通常是以本体论,认识论以及知识论的形式表现,但有时也会表现在心理学与社会学的形式上。

论据


1、心理学,社会学以及经济学的论据


哲学家如路德维希·费尔巴哈与西格蒙德·弗洛伊德认为上帝和其他宗教信仰都是人类自身的创造,其目的是填补许多心理与情感上的需求。这也是许多佛教徒的观点。受费尔巴哈的影响,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研究神与宗教的社会功能并作出结论,认为它们是统治阶级用来压迫劳动阶级的工具。米哈伊尔·巴枯宁则说:“神的概念暗指了人类理性和公义的缺失;它是对人类自由的极端否定,不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际中,它都必随着人类奴役的结束而消亡。”他将伏尔泰的名言“如果上帝不存在,那就必须创造祂。”修改成“如果上帝存在,那就必须抛弃祂。”

2、逻辑学的论据


基于逻辑学的无神论认为对神的概念的各种不同定义——例如基督教的人格神——都在逻辑上有自相矛盾的本质。这一类无神论者提出了各种演绎论证来否定神的存在,此类论证明确了神的几种属性,例如:完美、创造者地位、不朽、全知、全在、全能、全善、超然存在、人之特质、非物质性、正义以及仁慈等,是无法和谐并存的。

神义论无神论者认为神学家加给神的各种性质不能与现实的世界调和。他们认为全知,全能和全善的神并不能解释一个存在着罪恶痛苦以及神性隐退的世界。佛教的创始人释迦牟尼也曾提出过类似的论证。

3、人本主义的论据


价值论无神论,或称建设性无神论,因为诸如人性等“较高绝对”的存在而否定神。这种无神论论证认为人性才是道德观和价值观的绝对根源,人性也能让人无须求助于神即可解决伦理道德问题。马克思,弗洛伊德和萨特都曾使用过这种论证去传达解放,超人说以及无限制的幸福的要旨。

布莱兹·帕斯卡在1669年相对于人本主义论据提出了一个至今仍然很常用的对无神论的批评—那就是否认神的存在将会导致道德相对主义,使人不再有道德的基础,也让生命变得痛苦和无意义。

4、其他论据


信仰无神论的其他论据还包括:

  • 无信仰论据(Argument from nonbelief):如果一个万能的神希望自己被所有人相信和赞美,祂可以证明自己的存在并使所有人都相信。由于有不相信神的人存在,因此或者神不存在,或者祂对人类不产生影响。不论哪种情况,人们都不需要相信这样的神。

  • 神不存在的超越性证明(TANG):针对神存在的超越性证明(TAEG),后者认为逻辑、科学和伦理都只能在有神论世界观中才能被肯定,而前者则认为逻辑、科学和伦理都只能在无神论世界观中才能被肯定。

  • 任何文化中都有自己的神话和神。声称某一文化中的神(比如耶和华)是特殊的并高于其他文化中的神(比如女娲)是不合逻辑的。如果一个文化中的神被认为是神话,则所有文化中的神都应该被认为是神话。


无神论,道德与宗教


哲学家苏珊·尼曼(Susan Neiman)与朱利安·巴吉尼(Julian Baggini)等人认为根据神的要求而表现出道德并不是真正的道德行为,而仅仅是盲目服从。巴吉尼相信无神论是道德的优越基,存在一个外在于宗教权威的道德基础对于评价权威 本身的道德很有必要——例如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人也能判断出偷窃是不道德的——因而无神论者在做出这样的评价时更为有利。同时期的英国政治哲学家马丁·科恩(Martin Cohen)给出了许多圣经中的支持酷刑和奴隶的训谕的例子,作为宗教训谕是随着政治和社会发展而不是相反情况的佐证,同时指出了这一趋势对看似冷静客观的哲学发展也是适用的。科恩在其著作《政治哲学:从柏拉图到毛泽东》(Political Philosophy from Plato to Mao) 以《古兰经》为例详述了这一观点,他认为《古兰经》在历史上起了一个保护中世纪的社会准则不受时代变化影响的不良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