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3日星期日

公正

第一讲:杀人的道德侧面
-------------------------------------------

在讲座开始时,我们用一段故事作为引:
假设你是一名电车司机,你的车正高速行驶,突然发现在轨道的尽头有五个正在施工的工人,你不能刹车,因为制动系统坏了,所以你极度绝望,因为你深知,如果电车撞上这些人,他们全会死。突然你发现在不远处有一条侧轨,那里只有一名工人施工。你可以牺牲一人挽救五人。
那么,该如何是好?
我们中的大多数会选择将车开到侧轨,只有少数人会选择继续往前。因为我们认为,在可以牺牲一人时,牺牲五人是不智之举。

我们再来一个假设:这次你是一个旁观者,你站在一座桥上,俯瞰着电车轨道。电车开来,在轨道尽头有五名工人,电车不能刹车。但你实在爱莫能助。你突然发现,有一个【非常胖】的人站在你身边,你可以选择推下他挡住电车轨道。他会死,但能拯救五个人。
那么,该如何是好?
这时我们大多数人不会推下那胖子。

现在假设你是一个医生,来了六个病人,他们遭遇了一次……电车事故。一个重伤五个轻伤。你可以选择花一天救治那个重伤的但是那些轻伤的会死。或者你也可以花一天救那些轻伤的但是那个重伤的就会死,你认为,该如何是好?
那么你是一个器官移植医生,来了五个病人,他们分别需要心、肺、肝、腺、肾移植。但没有器官可以给他们。突然你想起来隔壁病房有一个来做体检的健康人,他正在…打盹。你可以安静的取出那人的器官救治那五个人。该如何是好?

这时我们发现,有时我们很坚定的相信牺牲一人的命救助五人是正确的,而有时我们又不怎么确定。我们一般不会亲手杀死一个人以挽救其他人,这可以归结于人性吧?但是我们为何又容忍自己间接地杀死少数人以保护多数人呢?

好,现在某些道德原则已经开始浮现了。让我们看看这些道德原则是什么样的。

我们认为正确的、道德的选择,取决于这件事的后果。所以牺牲一人保全五人是正确的选择。这就是后果主义道德推理。后果主义道德推理认为行为是否道德取决于这个行为会产生的后果。
我 们有时发现我们对后果主义道德推理并不很确定,当我们是那个旁观者,或是那个器官移植医生时,我们更倾向于评判行为本身,而不是它的结果。我们认为杀死一 个无辜的人是完全错误的。这就是绝对主义道德推理。绝对主义道德推理认为是否道德取决于特定的绝对道德准则,取决与绝对的义务和权利,而不管后果如何。

后果主义道德推理中最具影响的就是功利主义(效益主义),由18世纪英国政治哲学家杰里米边沁Jeremy Bentham提出。而绝对主义道德推理中最著名的则是18世纪的德国哲学家康德Kant。我们下边的课程将会比较、评判这诸多思考方式,并且提出其他思考方式。

功利主义认为人应该做出能“达到最大善”的行为,所谓最大善的计算则必须依靠此行为所涉及的每个个体之苦乐感觉的总和,其中每个个体都被视为具相同份量, 且快乐与痛苦是能够换算的,痛苦仅是“负的快乐”。不同于一般的伦理学说,功利主义不考虑一个人行为的动机与手段,仅考虑一个行为的结果对最大快乐值的影 响。能增加最大快乐值的即是善;反之即为恶。边沁和米勒都认为:人类的行为完全以快乐和痛苦为动机。米尔认为:人类行为的唯一目的是求得幸福,所以对幸福 的促进就成为判断人的一切行为的标准。
以上摘自百度百科。
简而言之,功利主义就是关注普遍结果而轻视实际手段。“不管黑猫白猫,抓得到老鼠就是好猫”
哲学所研究的,本就是我们已经了解的事物,但它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思考方式,将我们所熟悉的,毋庸置疑的事物,变得陌生。这会带来一些风险,风险在于一旦熟悉之物变得陌生,他再也无法恢复。自我认知就像逝去的童真,无论你多不安,你已无法对他充耳不闻了。
你不知他会将你带向何方,你只知道他和你息息相关。


大多数状况下,政治哲学并不会让你更加有效的参与公共事务。他可能使你成为更糟的公民,或者至少在你变得更好前,让你变得更糟。因为哲学使人疏离现实,甚至可能弱化行动力。
《高 尔吉亚篇》中,苏格拉底的一位朋友,卡里克里斯,试图说服苏格拉底放弃哲学思考,他说一个人在年轻时代有节制的享受哲学的乐趣大有裨益,但如果沉溺其中, 那它必将走向毁灭。听我劝吧苏格拉底,收起你的辩论,学个谋生的一技之长,别学那些满嘴谬论的人,要学那些生活富足,声名显赫及福泽深厚的人。
意思就是让你去上商学院。
但他说的的确有道理,因为哲学的确将我们与习俗、既定假设及原有信条相疏离。
以上就是我说的个人以及政治风险。

便对这些风险,有一种典型的回避方式:怀疑论。大致的意思是“刚才讨论的这些事件,没有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法,如果亚里士多德,洛克,康德,米勒这些人花了那么多年都无法解决,那我们就能解决了么?也许这本来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多说无益,也无从论证。”
这即是怀疑论的回避方式。

对此我给予如下回应:诚然, 这些问题争论已久,但正因为这些问题反复出现,也许表明  虽然在某种意义上它们无法解决,但另一种意义上  却又无可避免,它们之所以无可避免  无法回避,是因为在日常生活中  我们一次次地在回答这些问题。因此怀疑论让你们举起双手、放弃道德反思,这绝非可行之策。

康德曾很贴切地描述了怀疑论的不足,他写道: 怀疑论是人类理性暂时休憩的场所,参见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是理性自省, 以伺将来做出正确抉择的地方,但绝非理性的永久定居地。康德认为,简单地默许于怀疑论,永远无法平息内心渴望理性思考之不安。

以上我是想向大家说明,这些故事和争论,展示的风险与诱惑、挑战与机遇,简而言之,这门课程旨在,唤醒你们永不停息的理性思考,探索路在何方。

谢谢